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八面来风 > 警钟长鸣
“生财有道” 泪洒铁窗
发布时间:2015-09-30 11:13   作者:叶维达

“为了所谓的单位‘效益’、职工‘福利’,大肆制造生财机会,把黑手伸向了农民的‘救命钱’,这样的贪欲撕裂了我的人性,将我渐渐地引入地狱的深渊……”2015918日,高墙内的甘国明面对前来接受警示教育的党员干部,现身说法、声泪俱下。

甘国明,福建省南平市延平区医院原院长,这位“生财有道”的一把手,把解决农民看病难、看病贵的新农合医疗资金当成了“唐僧肉”,其所在医院累计套取新农合资金共计182万余元。为此,甘国明及其同伙付出了应有的代价:201412月,甘国明因犯私分国有资产罪和受贿罪,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,其余相关责任人也被判刑。延平区纪委给予其开除党籍处分,相关单位开除其公职。

 

发现漏洞,商议造假

 

延平区医院位置偏僻,办公用房简陋,医疗水平不高,竞争能力差,仅仅依靠病人住院的收入,医院生存难以为继,员工福利待遇低,工作积极性不高,人心不稳。

2011年初,延平区医院离退休职工反映医院好几年都没有给他们体检了,抱怨现任医院领导不关心离退休职工的身体健康。离退休职工的抱怨也不时传到院长甘国明的耳中,对于离退休职工所反映的“好几年”,甘国明感觉也是有所指的。此时的甘国明在医院副院长的位子上干了4年,由副院长转为院长也近2年了,这让甘国明感到了挺大的压力。

于是,甘国明开始琢磨农村合作医疗管理有什么空子可钻,以便为自己捞钱,同时为职工搞好“福利”。很快甘国明就发现,农村合作医疗管理办公室就设在延平区医院,自己是院长,管理人员是自己的部下,区有关管理部门人手紧张,对合作医疗报销以审查为主,把关不严,缺乏实质上的监督。

在甘国明看来,利用职工想提高福利待遇的迫切心情,造假套取新农合资金不是问题。他明白,光靠自己一个人干肯定不行,于是就以利益为诱饵,与相关人员进行探讨,商议伪造虚假报销手续,并布置了具体操作的方法。

 

规避风险,瞒天过海

 

为以假乱真,甘国明做了精心安排,在各环节的衔接上动足了脑筋。2011年初,甘国明主持召开院务会,专题研究如何解决离退休职工体检问题。会议达成共识:利用离退休职工的医保卡,将体检手续办成住院手续,通过虚增药品、医疗费用等方式多套取出医保补偿款,用于支付离退休职工的体检费,如有剩余还可作为医院的盈利。

于是,延平区医院医务人员纷纷搜集参保人员的农保卡、医保卡、身份证原件及复印件,通过虚构办理住院手续及虚列住院医疗费等办法,将新农合及医保中心支付给参保住院病人的补偿费用拨付到医院,从而套取出新农合、医保统筹基金。

“一切都是按照真实病人住院治疗操作的,当然真假还是有区别,真实的住院治疗都需要预交住院押金、做正式账,假的就不存在。”据甘国明交代,真假报销单混在一起,外人很难发现。

 

利益交织,比例分成

 

套取医保补偿款的顺利实施,让医院领导班子成员似乎找到了一条解决医院难以为继问题的“捷径”。在套取医保补偿款后不久,医院再次召开会议。此次会议除了院领导班子外,还召集科室负责人一同参加。

甘国明提出,除了医保统筹基金,现在国家实行的“新型农村合作医疗”基金的政策中,也有关于农保病人住院治疗费用的补偿规定,大家看看是否可以利用这个政策打“擦边球”,争取这块基金的补偿,增加医院的收入,提高大家的待遇。原本大家只是在私下议论的事,此时在会议上由甘国明将这层窗户纸捅破了。

随后,会议转入研究如何操作套取新农合、医保统筹基金问题。会上明确了由内科、外科、疼痛科等相关临床治疗科室制作假病历,由财务科、药剂科、医技科等科室配合办理假入院手续,指定1名分管医务的副院长,具体负责各科室之间的协调配合。同时,规定对套取的新农合、医保统筹基金,按照套取的金额由医院与相应造假科室以28的比例进行分成,各科室分成所得,由各科室自行分配。这种“效益”挂钩式的分配模式,极大地刺激了各相关科室人员造假的积极性。

利用农村合作医疗管理漏洞,甘国明凭借一把手权威,诱导、指使单位的收费、门诊等部门密切合作,编造虚假医疗报销单,套取新农合基金180余万元,并将这些钱以绩效工资、补贴等名义私分给各科室医务人员。

 

痛定思痛,警钟长鸣

 

2013年初,延平区纪委发现该院套取新农合资金问题线索后,经过大量艰苦、细致的调查取证工作,办案人员顺藤摸瓜、层层深入,终于揪住了伸向新农合资金的“黑手”。涉嫌犯罪的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,包括甘国明在内的5名医院负责人被判刑。

被立案调查后,甘国明在忏悔书中写道:“我以所谓的单位‘效益’、员工‘福利’为幌子,指使、诱导套取私分新农合资金,大家心照不宣地大搞‘创收’,从而让我走上了一条违法犯罪的不归路。”

办案人员介绍,甘国明案有两个显著特点:一是分工协作,有的负责联系借用农户的参合证、户口簿和身份证,有的负责伪造医疗报销凭证。二是业务分成,实行“效益”挂钩式的分配模式,套取的资金由医院与相应造假科室以28的比例进行分成。

调查中发现,甘国明注重分摊风险,通过指使、诱导,形成所谓的共识。比如,20112月,甘国明主持召开院委会,研究如何实现“全院一盘棋”套取新农合资金,每人发言都记录在案,并形成会议纪要。

“只顾‘埋头搞钱’,根本不‘抬头看路’。”办案人员称,该院套取新农合资金,之所以一发不可收拾,一方面是因为甘国明他们职业道德滑坡,唯利是图、监守自盗;另一方面,新农合管理监管缺位的问题也不容忽视。另外,少数农民法制观念淡薄,在小恩小惠的诱惑下,随意将自己的证件借给他人,也为不法分子骗取新农合资金提供了便利条件。

针对该案暴露出来的深层次问题,延平区出台多项措施,通过加大对报销人员材料的抽查力度、搭建新农合综合信息管理平台、对相关负责人开展警示教育等多项举措,强化新农合资金监管,着力扎紧惠农资金的钱袋子。(来源:中国纪检监察报)

 
公告栏 >> 更多
新闻动态 >> 更多
廉政视频 >> 更多
技术支持:安徽子牙信息技术有限公司(http://www.yeecms.com/)